巴黎:一名中国女留学生腹部中枪 巴黎的华人华侨还好吗?

  名为巴塔克兰的剧场。据人民网报道,留法学生黄同学透露,一名中国留法女生腹部中枪,大约在

  黄同学称,该女生在波尔多上学,来巴黎是为了去大剧院看演出。据媒体报道,当晚巴塔克兰剧场大约有上千人观看摇滚乐队演出。演出的高潮时,开枪10到15分钟。

  黄同学是法国巴黎笛卡尔大学的预科生,今年10月刚刚到达巴黎,记者通过微信联系到了他。“今天巴黎所有的学校都停课了,很多同学都不敢出门。”回忆起这次他还是有点害怕,“超市、商场等地方也都歇业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营业。”

  据黄同学说,13日23点多,同学中开始议论已经处决了3个亚裔,但是不能确定是否为中国人。

  在巴黎读视听艺术的中国学生李同学表示,袭击事件发生后交通都瘫痪了,出行很不方便,www.09809.com,目前,身边的朋友都很安全。

  据报道,《卫报》于14日1时8分确认巴塔克兰剧院死亡118人,其他袭击中死亡40人,死亡总数达158人。随后,法新社发布连环袭击地点图,确认7处袭击点,分别是,巴塔克兰剧院、共和国大街、博马歇大道、伏尔泰大道、沙罗纳路、比沙路和位于郊区圣但尼的法兰西体育场。

  关于此事,中国驻法使馆紧急通知所有在法中国公民注意安全,留在家中和住处,避免出门。

  11月28日,揭阳、普宁二级警方兵分三路,分别在流沙南一出租屋抓获犯罪嫌疑人张×鸿、在珠海市抓获犯罪嫌疑人陈×辉、在流沙东街道抓获犯罪嫌疑人罗某。

  巴黎袭击事件中第一个枪击地点是柬埔寨餐厅,在柬埔寨餐厅隔壁工作的华人阿辉向新京报记者讲述了事发两分钟内扫射和逃亡场面。

  “一开始以为谁在放鞭炮,转头一看4把枪冲着我们这边扫射,来不及想任何事情,撒腿就往屋内跑。”阿辉在柬埔寨餐厅旁边的日本餐厅工作,与柬埔寨餐厅仅一墙之隔。枪击发生前,阿辉在餐馆门口和朋友平静地抽烟聊天,21时33分至35分之间,阿辉突然听到一阵枪响,却以为是在放鞭炮。回头一看,4个黑衣年轻男子每人手持一把AK47对着柬埔寨餐厅一阵扫射。

  “袭击者靠着一辆黑色的小汽车,没有蒙面,说些什么我听不清楚,我只想着逃命。”阿辉说,自己距离袭击者不足10米,“感觉枪就在我眼前,这两分钟太恐怖了,一瞬间发生太多事情,所有人都往屋里跑。”阿辉往日本餐厅内奔跑时,看见已经有人躺倒在地,一个法国女士跟在自己身后跑,门口几个来不及跑的人中弹受伤。

  阿辉告诉记者,由于柬埔寨餐厅的顾客都在室内用餐,人员比较多,自己做工的日本餐厅顾客在户外,用餐的人员并不多,但自己的餐厅门窗玻璃被击得粉碎,四处都是玻璃碴。扫射持续约2分钟后停止,随后警察赶到拉起警戒线,阿辉和逃过一劫的顾客们在店内躲避数小时后才离开。

  王女士家住巴黎第94区,离13日晚发生恐袭的几个地点都很近,大约20分钟的路程。据她介绍,发生劫持人质事件的巴塔克兰剧院,距离今年1月遭到的《查理周刊》杂志社很近。

  发生时,大约13日晚上9时半,王女士正在外和朋友吃饭,突然听到警车响,很多人都在叫喊,感觉气氛很紧张。“后来看微信朋友圈,很多巴黎的朋友都在发消息,还有离事发现场比较近的人发来现场视频和照片。我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匆匆忙忙和朋友告别,各自回家了。回家后一直听到有警车在响,一直到半夜三四点钟。”

  王女士的一位法国朋友13日晚恰巧去了法兰西体育场看球,知道那里遭到恐袭后,她赶紧给对方发微信,等了很久对方才回复。王中王中特马。对方说那里现场异常惨烈,有人弹当场被炸飞,身体被炸成了几段。

  检方指控称,2015年1月间,吴某与李某经过预谋,通过盗窃汽车车牌并留下自己手机号,要求被害人给付钱款赎回汽车牌照的方式,勒索对方钱款。

  王女士告诉华商报记者,14日早晨起来后,她家所在的居民区还比较平静,但她丈夫开车送朋友去机场,在市区时感觉气氛特别紧张,现场的惨状仍然令人触目惊心。仍有尸体被留在街道上,等着警察去抬。由于巴黎市区的道路比较窄,有住在沿街的市民从楼上扔下被单、毯子,将尸体盖上。

  北京时间11月14日下午5点30分,北京青年报记者在成都电话联系上了一位在法国巴黎留学的学生尚晔文,她是一名成都人,今年23岁,刚去巴黎2个月,在巴黎索邦大学读书。尚晔文告诉四川新闻网记者,事发后,不少中国在法的留学生都在微信群里互相问候和报平安,“现在很多留学生都不敢出门,还是有些担心。就我所知,目前还没有中国留学生伤亡。”

  据尚晔文介绍,她在法国的租住地离最近的一个事发地坐车需要23分钟。事发当天下午,放学后,她接到朋友的邀请,便没有回家住。她的房东告诉她,事发时,没有听到异响,目前一切正常。“我是第二天早上刷微博和微信才知道这件事的。”尚晔文说,她收到很多国内朋友的问候。她说目前,在中国留学生微信群里,大家仍然在讨论这件事,心里还是有些担心安全问题,不太敢出门。她目前在巴黎东南部的郊区,对于晚上是否回租住房,她还要再做打算。

  他的父亲和哥哥在攻击后被带进去审问。 兄弟仍被拘留。19日,他的父亲对欧洲的一个广播说,他的儿子不是,“从来不祷告,但他喝酒。”“这是在酒和的影响下发生的,”父亲说。

  尚晔文告诉记者,她原本很紧张,但是她法国朋友的平和态度让她的情绪有所缓解。“他们告诉我,袭击者的目的就是要让我们担心害怕,我们可不能让他们得逞。”尚晔文在朋友所在的郊区,人们生活正常,并没有表现出极度恐慌的状态,生活一切正常,但是他们也在讨论这件事,对遭遇不幸的人表示惋惜。